宁夏在线

热门关键词: 
热门TAG标签:

林基路小学红色故事多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21-05-08
摘要:

   

  林基路小学全景。天山网-新疆日报记者 加木布拉提·马那尔别克摄 

  

  “少年智则国智,少年富则国富,少年强则国强……”3月17日,走进库车市林基路小学,学生们饱含激情朗诵《少年中国说》的声音不时从教室中传出。讲林基路的故事,唱爱国主义歌曲,继承英烈的优良传统,随处可见的红色印记,让这所学校的红色底蕴十分鲜明。

  抗日战争时期,在新疆兴起的新文化运动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重视教育,大力培养各民族人才。一批共产党人来到新疆,先后担任教育行政部门和中小学领导职务和教学工作,为发展新疆的教育事业作出了创造性贡献,其中就有革命烈士林基路。

  挨家挨户劝学,让每个孩子有学上 

  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……”当日,微风和煦,林基路小学带有古诗词的下课铃响了,不久,操场上学生们“嘿嘿哈哈”进行的中华武术课间操让人耳目一新。

  库车市林基路小学是林基路于1939年创建的。当时只有两间平房当校舍,而如今,林基路小学已发展成一座占地32亩、软硬件俱全的现代化学校。

  漫步校园,处处都能看到有关林基路的故事和画面,人人都能讲出林基路的故事。教学楼一楼大厅两侧墙面上,一幅幅历史照片展现了林基路的革命生涯。

  1938年,林基路受党中央派遣到新疆工作,先后担任新疆学院教务长、阿克苏专区教育局局长、库车县县长、乌什县县长等职务。1943年9月27日,林基路与陈潭秋、毛泽民一起惨遭敌人杀害,年仅27岁。

  “现在看到孩子们天真快乐的样子,我常常想到过去。”在悠扬的古筝上课铃声中,林基路小学校长任新萍温婉地述说着,时间仿佛回到了那个年代。

  那时,刚刚任库车县县长的林基路经过调研发现,库车县不仅学校少,而且课本和师资都成大问题,于是他号召一些进步青年跟他一起开展教育工作。他自编教材,自刻讲义,亲自讲授公民课和近代革命史。同时,他还不断招收知识青年,培训师资,扩大教师队伍。

  1940年春天,林基路发动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劝学运动(即劝学龄儿童去学校上学),组织教师挨家挨户给家长做工作,让学龄儿童一定要到学校求学,一时间入学人数大增。

  “我很小的时候,就有老师来家里做工作,让我们去上学。”今年85岁的库车市哈尼喀塔木乡诺巴西拉木村老党员卡德尔·阿布拉回忆说,穷人的孩子能上学,在那时可是不敢想的事。

  在林基路的努力下,当时的库车县文化教育事业得到快速发展。到1941年6月他调离时,一年多时间里,全县学校由原来的16所发展到49所,1.8万名儿童入学读书。

  让各族群众都能平等受教育 

  在库车的城市和乡村,有许多以林基路命名的街道、学校、堤坝、大桥等,林基路小学门前的那条林荫道就叫林基路大街,而在新疆学院原址上扩建的新疆大学,也有一条林基路大道,那里也留下了林基路发展教育事业的足迹。

  1938年,林基路担任新疆学院教务长,在他和其他共产党人及进步人士的共同努力下,新疆学院被改造成培养进步青年的殿堂。

  “当年林基路在新疆学院提出的‘团结、紧张、质朴、活泼’,至今还是新疆大学的校训,也是林基路小学的校训。”库车市教育和科学技术局副局长曹中华介绍,当时,林基路办教育还惠及库车各族群众,包括边远地区牧民、妇女和残疾人等群体。

  “奶奶,您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是共青团员!”

  3月18日,在库车市萨克萨克街道试验城社区怕旦木·于苏甫老人家里,上述对话让全屋人大笑起来。老人已经81岁,但思维和表达都很清晰,回忆过往,老人格外有精神。“当上了共青团员,我高兴了好多年。”老人说。

  “我妈妈非常乐观,年轻时因为识字有文化,被选为村干部。她走到哪里,笑声就会跟到哪里。”老人的大女儿阿艺古力·扎日说,母亲上了库车第一所女子学校,学习了文化知识,一生受用。

  “林基路重视成人教育,绝不只是说说而已。”对林基路事迹非常熟悉的库车市龟兹博物馆馆长马丽丽说,当时,在距库车县城70多公里的北部山区,居住着18户柯尔克孜族群众,林基路指示教育科呈文上报,要求在那里设立县立小学,最终那所学校成为库车县农村第一所公立小学。

  马丽丽介绍,林基路曾亲自起草了一份冬学实施纲要,要求城乡青壮年利用农闲空余时间学文化,还在农牧区设立了扫盲班。在林基路倡导督促下,有的人为了识字,把沙推平在上面用树枝写字,写完抹平了再写。当时,库车县你追我赶学文化的氛围非常浓厚。

    把红色故事讲给更多人听 

  利索的短发,粉色上衣,流利的普通话,今年23岁的布合力且木·热合曼青春干练。

  布合力且木是林基路小学的数学老师,她毕业于林基路小学,在昌吉上了内初班,又考入上海的内高班,后来就读于云南师范大学。毕业后,她回到林基路小学任教。

  布合力且木回母校任教,还有一段小插曲。

  大学毕业后,看到很多同学留在了内地,布合力且木有些迷茫。在母亲建议下,她决定回家乡。

  “妈妈告诉我,因为党的好政策,我才接受了好的教育。她要我牢记党的恩情,教育更多孩子知事明理,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布合力且木说。

  “我从小就听父母、老师讲林基路的故事,这些故事伴随了我整个童年。无论在哪里上学,我都向老师、同学和朋友讲述林基路的故事。毕业于以英雄的名字命名的学校,我感到很骄傲。”布合力且木说,她要把林基路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,让红色故事代代相传。

  “这所小学是林基路烈士一手创办的,在当时财政极为紧张的情况下,他把教育放在重要地位。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我们要传承好革命先烈的遗志,发扬革命传统,坚持优良作风,努力把祖国的下一代培养成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生力军。”提起当年的事,林基路小学退休老校长热汗古力·吾斯曼仍然很激动。